photo sharing and upload picture albums photo forums search pictures popular photos photography help login
Topics >> by buttonfridge4 >> northside_college_preparator

northside_college_preparator Photos
Topic maintained by buttonfridge4 (see all topics)

“走吧。”她輕聲說了句,慕月森就一踩油門,車子揚塵而去。

而剛剛下車的溫紫惜,直接進了慕月白所在的車子。原本在裏面的慕琉玄,一見她進來,立馬說是要和慕錦亭擠一輛車,就匆忙下了車。

溫紫惜瞥了她一眼,嘟囔道:“這人也不懂點禮貌,真讓人生厭。”

坐在駕駛座的慕月白冷冷的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誰不懂禮貌,真讓人犯噁心。”

他毫不留情的譏諷,讓溫紫惜的小臉一僵。

“你說誰呢?”她將孩子隨意的放在後座上,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伸展手臂。“一天到晚抱孩子累死我了,月森怎麼越來越狠心了?”

她抱怨的語氣,惹來了慕月白更爲直接的嘲諷。

“人家不是越來越狠心,而是你在他心裏,連朋友都算不上,所以他根本沒必要對你和顏悅色。”

這麼簡單的現象,這溫紫惜怎麼就看不明白呢?

“你以爲我傻呢?月森對我冷漠,是因爲夏冰傾一直在他耳邊說我的壞話,讓他對我有了偏見。放心,過段時間,他就會恢復成以前那樣了。”

溫紫惜自信的語氣,讓慕月白簡直無語到了一種境界。

“你是不是孩子流掉之後,意識就變得有些混亂了?”他皺眉看她。

要不是看在溫紫惜在以前還算腦袋靈活,思路清楚,他是斷然不會與她合作的。現在看來,他怎麼覺得自己與她的合作有些危險了?

“閉嘴!”

他的話剛說完,就遭到了溫紫惜的厲聲喝止。

這句話,讓他眸裏突然翻滾起黑暗的情緒,嗜血又殘忍。

“你讓誰……閉嘴呢?”他涼薄的言語,在她的耳邊轟然炸響。

她全身的汗毛,在這一刻,全部立起。彷彿,他說的話極度恐怖。

“我……”她想解釋,卻發現害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的慕月白,一點也不像她之前見過的樣子。此時的他,陰森,狠厲,像極了電視裏的大反派,讓她從頭到腳都害怕透了。

“你什麼?溫紫惜我告訴你,我能與你合作將冰傾趕走,那就能與冰傾合作將你趕走。我勸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否則……你知道後果。”

慕月白說完,坐回了自己的駕駛座。然後,踩了油門,準備發車。

可這時的溫紫惜像是突然回過神一樣,抓着他的手臂,就開始求情:“求求你慕月白,一定要將夏冰傾趕走!只要能趕走她,我什麼都聽你的。”

她情緒激動,胡亂許下了莫大的承諾。

慕月白脣角微掀,弧度危險:“你現在不就是什麼都聽我的嗎?所以,請溫小姐恪守自己的本分,記清楚等會要做的事情。知道嗎?”

他強調的問話,急忙讓她猛點頭。

“我知道了,我會聽你的。”

慕月白看着她驚恐萬分的表情,十分滿意。不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劍眉微蹙。

“放手。”

他剛說完,她就放開他的手臂,將手放回。

他側臉冷峻,沒有一點情緒外露。而她雙手交着,坐立不安。

車子,在藍天白雲下,緩緩行駛。

每個人藏着屬於自己的祕密和陰謀,在青天白日下,慢慢的生根發芽。

而即將被陰謀迫害的人,還渾然不覺。 不知道爲什麼,凌島的心不由咯噔了一聲,隱隱的疼了起來。

可她還是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擡頭望着他,像平常一樣的望着他,心卻不受控制般“砰砰”的跳了起來。

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緊張什麼。

“看在你昨天爲我打傘的份兒……”區煊澤眉頭微收,目光審視的望着她,甚是有些無奈的道,“我可以考慮給你個機會。”

“什麼機會?”凌島一臉期待的看着他,雖然不知道他此話是什麼意思,但所有的機會都是機會,她又怎會放過?!

“你可以喜歡我,但……我不確定你會不會得到你想要的結果!”

凌島聽到這句話,整個人不由怔住了。

“你……剛剛說什麼?”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甚至爲了聽的更清楚一下,她還踮起了腳,並且離他更近了一步,“你再說一遍!”

看着她那麼強的“求知慾”,區煊澤無奈的笑了。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意味着什麼,但卻知道,這句話在他的心裏憋了很久了。

此時此刻,他覺得,與其埋在心裏,還不如說出來讓她高興高興。

生病的人,是需要哄一下的,畢竟,她昨天爲自己冒雨發燒,也算是給她的一種回報吧。

所以,區煊澤不再像之前那般強勢的轉頭就走,或是呵斥她笨,而是很坦誠的望着她,將剛剛的話變了一個意思說了出來。

“我可以試着喜歡你,但你別報太大希望,畢竟……”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孩兒,然後一臉嫌棄的道,“你長的那麼醜,又那麼矮,說話難聽,還沒什麼大腦!”

聽到前半句,凌島還驚訝的恨不得撲上去抱住他猛親一口,可聽到後半句,她那種衝動便不自覺的煙消雲散了。

她看着那個就算是說出喜歡自己的話,卻還是故作清高,一副高高在上樣子的區煊澤,雙眼交叉抱在了胸前,“區煊澤,你說誰兇呢?!”

“我還以爲你會激動的跳起來呢,原來竟是這麼不在乎?!”區煊澤淡淡的掃她一眼,下巴微微的擡高,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樣子,“那算了,就當我沒說過吧!”

說完,他轉身便要離開。

這下凌島有些急了。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說話不算話呢?!”她衝到區煊澤面前,擋住他的去路,雖然有些不甘心就這麼接受他的喜歡,但凌島還是很高興的,她擡頭看着他,嘿嘿的笑着,“謝謝你能喜歡多!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說完,她伸出手去,很正式的道,“男朋友,你好!”

看着她像個傻子一樣,區煊澤嫌棄的搖了搖頭,但最終還是伸出了手,跟她的握到了一起。

他看着他們握在一起的手,停頓了半秒,然後才擡頭看她,“你的試用期只有一個月,到時候……”

“哎呀,交個朋友,何必那麼認真呢!”區煊澤說完,摟住他的手臂就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區煊澤愣了一下,“你幹什麼?”

“交朋友啊!”凌島一臉的江湖氣息,“今天高興,咱們找個地方喝一杯,慶祝慶祝……”

聽到這裏,區煊澤伸手狠狠的敲向她的腦門。

“砰”的一聲脆響,凌島摟着他的手不由鬆開了,她捂着被區煊澤敲過的地方,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你幹嘛?!疼死了。”

“讓你清醒清醒!” 神帝 區煊澤一臉嫌棄的看着她,“喝酒,你想死嗎?!你知不知道,很多藥物遇到酒精,很有可能會變成毒藥?!”

聽到這句話,凌島不由笑了,“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我這是在提醒你!”區煊澤一臉嚴肅的看着她,甚至有些嫌棄的道,“別到時候連累我……”

凌島看着他那一臉嫌棄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區煊澤,我們現在都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你還這麼爲難自己說這麼多違心的話,你不覺得難受嗎?”

“……”

“其實說句擔心人的話,真的沒有那麼困難!”凌島一本正經的看着他,“反正意思都是要表達的,爲什麼非要說的那麼……難聽呢,對吧?!萬一我誤會了,真當真了,那你豈不是得不償失?!”

“得不償失?”區煊澤雙眼微眯,審視的看着她。

“因爲自己的一言之差,而失去我這麼一個聰明伶俐的女朋友,你難道不會後悔嗎?”

“會!”區煊澤很確定的回答。

凌島聽完,滿意的笑了。

可她的脣角還沒扯上去,便聽到了區煊澤後面的話,“後悔自己當初有眼無珠,竟然會被這麼一個笨蛋吸引,喪失了理解,才會嘗試收她做女朋友。”

說完,他嘲諷的扯了一下脣角,然後轉身走了。

凌島僵了一下,隨即喊住他,“區煊澤,你說誰笨蛋呢?!我……”

突然之間,凌島停了一下,她看着區煊澤那高傲、冷漠,卻帥的令人窒息的背影,一顆心不由“砰砰”的跳了起來,“女朋友?!他這話的意思,難道是……”

“YES!”凌島突然間便興奮的跳了起來,“太棒了!他終於肯接受我,承認我了,太棒了!”

區煊澤會到車裏,看到像傻子一樣在酒店門口折騰的女人,無奈的笑了,“這個笨蛋!”

只是答應她試一試,需要這麼高興嗎?!

況且,未來的路還那麼遙遠,誰又能確定,將來會不會有事發生呢?

想到這裏,他的眉色微微的沉了一下,目光停留在凌島那興奮的背影上,不由自問,他這樣決定,對嗎?

第二天,凌島一早就起來了。

洗漱完畢之後,她給區煊澤發了一條信息,“早上好,男朋友!”

發完之後,她在手機裏翻出區煊澤給她留的那個便籤照片,按照上面的說明吃了藥之後,換了一身少女十足的運動裝出了門。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明媚,空氣清醒。

凌島貪婪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之後,伸手攔了一輛車,直奔暮色而去。yuyV

雖然她知道,沒有區煊澤的允許,自己不應該出現在他的家裏,但……她就遠遠的在外面看一眼就好,誰讓她是男朋友迷,一分鐘不見他,就會得相思病的那種人呢?! 風平浪靜地渡過了這些天,噩夢中的五月二十號終於還是來了,莫筱竹忐忐忑忑地關注着新聞,爲此夏鬆雪還專門從公司裏趕到了白皓宇召開記者招待會之後,許多集團公司一起慶祝的酒店,幫她注意着一切的動向。

而張明達那邊,也由秦琅幫忙盯着,既然沒有婚約了,張明達也取消了假期,回到了公司上班,秦琅雖然不明白莫筱竹跟夏鬆雪在打什麼主意,反正被告知要拖住張明達,哪怕今晚開夜車搞通宵,都不準他晚上開車回家。

終於,半夜兩點的時候,夏鬆雪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裏,莫筱竹坐在客廳,電視機的畫面也閃動着,大廳沒有開燈,卻也能看到她直直的坐在沙發上。

“筱竹……”

“阿雪……”

“乖了,你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

“他……白皓宇已經到家了嗎?”

“嗯,我一直跟着記者追到他家,所有人散了我才回來的,秦琅那邊也還拖着張明達在加班。”

聽了這些話,莫筱竹那懸着的心終於算是放下了,兩個人都沒事,終於還是打破了原來的軌跡,他們兩人都沒事,都沒事……

看着莫筱竹沉睡的容顏,夏鬆雪也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她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關上房門,希望今夜……好友能安穩的睡一個好覺,也希望她擔心的這一切,能就此結束,迴歸正常的生活。

第二天一早,當莫筱竹從房間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夏鬆雪忙碌的身影,她揉揉眼睛還以爲自己看錯了,平時不管自己起來的多早,夏鬆雪必定已經出了門,可是今天竟然沒有趕去公司,反而穿着家居服胸前還掛着圍裙,正在廚房搗鼓着。

“起來啦?趕緊去洗漱,今天你有口福了,讓你嚐嚐我的手藝!”

回頭看到有些呆愣的莫筱竹,夏鬆雪便朝她揮揮手,說完又轉身看着鍋裏了,莫筱竹眼角忍不住有些溼潤,連忙低着頭去了衛生間。

“怎麼樣?我的手藝沒有退步吧?還是你的老習慣,煎雞蛋一個兩面煎,一個一面煎,冰凍酸奶。”

“嗯,很好吃。”

見莫筱竹的眼睛紅紅的,夏鬆雪無奈的搖頭,這好朋友以前並不是這樣的,想到大學裏那個樂觀開朗,成天喜歡拿自己開涮的莫筱竹,她忍不住想要把氣氛弄的輕鬆一點:“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認識你這麼個怪人,明明是油煎的雞蛋,偏偏要配冰凍酸奶,也不怕拉肚子?”

“不怕,我就喜歡喝冰的。”

兩人笑着吃了早餐,卻見夏鬆雪還是沒有換衣服出門的動作,莫筱竹不禁有些好奇:“阿雪,你不上班?”

“我就知道事情一定會進展順利的,所以前段時間一鼓作氣把最近比較緊張的案子做了,來看看有什麼地方想去的,我陪你出去走走。”

丟給莫筱竹一本旅遊雜誌,夏鬆雪趿拉着拖鞋回到了房間,出來的時候看到莫筱竹還拿着雜誌站在原地,不禁笑道:“幹嘛,我累了這麼久,你陪我出去玩玩還一臉的不情願麼?”

莫筱竹怎麼可能不知道,夏鬆雪的用意,有這麼一個時刻爲自己着想,拿自己擺在第一位的好朋友,她想不感動也不行,眼見催淚功效如此強大,夏鬆雪立即將手抵在莫筱竹的肩膀:“不要妄想在我面前小鳥依人,我不吃你這一套!你說我們是去巴黎呢,還是去馬爾代夫?”

“你喜歡就好……”

“那就……等下,我接個電話,咦?是秦琅。”

瞥見夏鬆雪有些詫異的神色,莫筱竹也沒有在意,卻奇怪夏鬆雪爲何會莫名其妙的看了自己一眼:“喂?秦琅有什麼事嗎?”

“哦,筱竹啊沒事,她很好啊,我們還在商量着出國去玩幾天呢,你要一起麼……”

等夏鬆雪掛了電話,莫筱竹這才走到她身邊坐下:“秦琅說什麼?”

“我以爲你真的一點都不關心這個時刻爲你掛心的男人呢?”

“阿雪!我一直當秦琅是最好的朋友,最多只有像大哥一樣的感情,況且現在的我,真的只想安靜的過日子。”

心知夏鬆雪一直都想把自己跟秦琅湊成對,可是感情的事情,不是他對你好,你就一定要以同等的感情去回報的,就算想回報,如果沒有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也只是勉強彼此而已,時間越長就越痛苦。

這麼簡單的道理,夏鬆雪不可能不明白,而且她從來都不會逼着自己做任何決定,偏偏在秦琅的事情上,她一直堅持不懈,這讓莫筱竹實在是有些不懂。

“當我沒說,你說這天馬上就要熱起來了,我們去夏威夷好不?”

“嗯……你喜歡就行。”

夏鬆雪向來比較果斷,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而莫筱竹確實也是因爲重生以來就沒放鬆過,現在確定了一切已經風平浪靜下來,當即也二話不說的就準備了出國旅遊的事,只是心中不免還是有些愧對夏鬆雪,她那麼忙還爲了自己趕死趕活的把工作做好,陪自己出來這一趟。

出國以前夏鬆雪卻也沒閒着,硬是拉着莫筱竹去逛街,堅持把她身上那些她看着很不順眼的衣服給拔了,重新配上既時尚又不顯誇張,顏色卻是很亮能將莫筱竹白皙皮膚襯托得更加光彩照人的衣服,裙子套裝以及休閒的各種款式都有,而且去的都是那些貴的要死的店。

被夏鬆雪以‘不接受我的好意就是不把我當朋友’的威脅改裝之後的莫筱竹,提着大包小包的購物袋扭捏與夏鬆雪一起出了店門,踩着高跟 鞋的兩人頓時迎來了路上驚豔的目光。

雖說之前跟白皓宇在一起的時候,比現在更加鮮豔的時候比比皆是,只是那時候是故意裝出來的驕傲和冷漠,跟現在的完全是不同的心態,起初莫筱竹還有些退縮,後被夏鬆雪那雙恨不得把自己扎出幾個骷髏的眼神震懾之後,才漸漸習慣這種感覺。

兩人就近選了一家咖啡廳喝下午茶,夏鬆雪似是很興奮,一直說個不聽,莫筱竹則是笑着聽着,時不時地接上幾句話,她知道夏鬆雪是爲自己開心。

兩人有說有笑的一幕,殊不知早就被人在另一處關注了許久,在貴賓處的一間半掩着房門的包廂裏,一個翹着二郎腿的男人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放於膝蓋上似是有節奏地敲打着,而他旁邊的沙發上,坐着一個口沫橫飛戴着眼鏡的男人。

一副老神在在面帶淺笑聽着身邊之人推銷的男人,眼裏沒有焦距,望着門口的方向,看着那個安靜得好像經不起任何漣漪的女人,白皓宇心底那股好奇的弦又一次繃緊,他捕捉到了自己心底的那絲玩味和興趣,連身邊的人說什麼都聽不太清楚了。

而一旁聚精會神講解合作優勢的男人,看到白皓宇此刻的表情,眼中也有幾分的厭惡,卻只是一閃而過而已,好不容易有機會見到公司裏這次重點追捧的合作對象,張明達再怎麼不喜面前的白皓宇,也還是要裝作三生有幸十世修來的福分,才能有機會很期待跟他合作的樣子。

之所以不爽白皓宇,不爲別的,只爲有一天的報紙裏,出現了他摟着莫筱竹,臉上盪漾着的淡淡微笑,顯示着他跟她好像真的有什麼的表情,那還是碩大版本的頭條,張明達就算跟莫筱竹分了手,他也知道莫筱竹不可能是他口中那個神祕女友,混跡商場這麼久,不可能不明白,她只是不小心成了他混淆外界視聽的一顆*而已…… (葉子累了,今天只有一更,昨天三更,訂閱量居然堪堪過千,葉子想罵人了,無恥盜.版,你們還可不可以再猖獗一些呢。)

司馬明柏擺了擺手示意了一下笑道:“黃隊,劉指導,我來介紹一下,這位五臺山清涼宗的無華大師,接到我們的求助特地前來助陣的...”

無華右手佛塵飄然一甩搭在了左胳膊上,左手自然豎起念了聲佛旨:“阿彌陀佛,貧尼無華見過兩位施主,請帶我去看一下最嚴重的幾個病人吧...”

黃雷書和劉昊一聽介紹愣了片刻,黃雷書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的,眼中一閃而過的懷疑沒有逃脫無華的觀察。

無華的表情本就淡如冰霜,黃雷書的懷疑更讓她全身釋放出了一絲寒意,元嬰大修士的尊嚴哪能任由一個普普通的凡人來挑釁,即使他是一名軍官。

做政治工作的人查顏觀色的本領就是比武夫要強的多,只是那麼幾秒鐘的時間,劉昊的腦筋就轉了幾個彎,這個時候能夠被派來這裏的肯定不會是普通人,他也聽說過,這些能人異士的脾氣都相當的古怪,黃雷書這傢伙只是稍稍露出了一點懷疑,人家當場就要變臉了。

如果對方是軍人,他可以報以軍禮,普通人也可以握手表示歡迎,可偏巧對方是出家人,還是一個尼姑,這些套路顯然就不適合了,所以他靈機一動,想到了江湖上的抱拳禮,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情形不對救場如救火,劉昊面對無華雙手“拱”起、一手握拳,另一手則抱着拳頭,合攏後放在胸前,右手在內,左手在外,“揖”禮相見:“無華大師您好,承蒙大師駕臨指導,只是事情有些棘手,還望大師不吝賜教...”

咬文嚼字的一段話聽得司馬明柏和無華滿口牙都酸倒了,無華大師卻沒有任何表情,簡單的就兩個字“帶路”卻透露出了一種威嚴。




buttonfridge4 has not yet selected any galleries for this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