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haring and upload picture albums photo forums search pictures popular photos photography help login
Boogier Chen/豬生狗養貓帶大 | profile | all galleries >> 【Stray Dogs In Taiwan】 >> 黑眼圈 tree view | thumbnails | slideshow

黑眼圈

Untitled Document
 


………… 2003的狗遇,2003的文章,2003的照片


2003年的年假上了一趟清境農場,滿農場的羊讓我這鮮有機會見到羊的城市鄉巴佬一解「穿過羊毛衣卻沒見過綿羊走路」的淺薄無知。還在號稱全台海拔最高的7-11與STARBUCKS COFFEE遇見到:飽經「一路塞車勞頓苦、頓見文明指標處」的蜂擁人潮,其間唯一慶幸的就是行程規劃得宜(早早上山,早早下山),避開了上山下山的擁塞車潮。

由於時間尚早,在回程的路上順道繞經埔里附近的鯉魚潭,在轉進往鯉魚潭的小路後,也許是長久的習慣吧?眼睛餘光發現路旁有兩隻狗影。想想車上還有一袋中餐剩下的烤山雞殘渣,於是將車掉頭朝狗仔處駛去。這兩隻外表看起來明顯是同胎生的小狗,邊對我吼叫邊快步奔來。原以為牠倆只是一般的流浪狗,哇!其中一隻居然瘸了前腳只能匍匐前行(因見牠有對黑眼圈因此以[黑眼圈]稱之)。兩隻狗棲身在一處工廠的大門外,工廠裡頭還有幾隻看廠的大狗,而也許還在放年假因此廠裡頭都沒人。

我猜想這兩隻狗也許是看這裡有食物可充飢徘徊不去?其中那隻[黑眼圈]特別瘦,但移動還算靈活。瘸掉的前腳並無明顯的外傷,由外觀判斷患有輕微的皮膚病。原本對我這初見的陌生人還蠻有戒心的,但見食物一出,牠倆隨即放下戒心狂吃了起來,[黑眼圈]餓得緊,餵牠的前幾塊雞肉牠都胡亂的狼吞下肚,猜想牠們應該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吧?

觀察這附近除這家工廠外並無其他住家,也許是這個原因造成狗仔們覓食不易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看到這光景又將自己的處境陷入了兩難,是該就這樣離開?一如往常許許多多的狗遇一般,自己所能做的只是留下食物,然後踩下油門離開,眼裡卻還是惦念著照後鏡中逐漸變小的身影,逐漸縮小的影像隱隱藏著某種悲劇性的暗示,似乎正昭示著這些街頭生靈隨時得面對消殞的宿命結局。

一日來的玩興就此被糾結住,沉重得難以解開。心中想的全是[黑眼圈]該如何面對險惡的流浪生活?於是暗下了決定∼我還會再回來的!就當是今年開年第一樁自己給自己的承諾吧?

回到家後立即上網將今天的遭遇貼出,意圖召集眾人之力看能如何幫助這條可憐的狗∼∼∼貼出的留言馬上有了回音,一位曾是台中世聯會的義工友人很熱心的表示願意與我再次前往。我們行前的打算是:起碼先將[黑眼圈]帶回台中送醫。至於送養的問題雖然同樣令人頭大但也只好容後再議。

兩天後∼在濃霧的早晨中,我們將準備抓狗用工具搬上車後直奔需一個小時車程方能抵達的現場。剛到達前兩日發現[黑眼圈]的工廠時,也許是天意吧?竟這樣的湊巧到工廠老闆返回。老闆手上拎著裝著剩菜剩飯的塑膠袋∼原來老闆是回來工廠餵狗。這才知道工廠裡頭養的兩隻被鍊著的看門成大犬、[黑眼圈]以及牠的狗兄弟,都是老闆養的!

至此真相大白,在搞清楚狀況後,我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並向老闆說明來意,也才正式確認這裡所有的狗狗都是老闆的。而[黑眼圈]之所以瘸腳?老闆的推測是:[黑眼圈]出生時窩在籠子裡,也許被其他狗壓到牠的前肢過久而導致癱瘓?也有可能是天生的缺陷?不過真正的原因至今也難深究了!總之[黑眼圈]硬是撐了下來,而老闆也不因其殘疾而棄養。

老闆是個樸實的鄉下人,我們一直誇他有愛心,但老闆並不覺其行為有何特殊之處。養下牠沒有矯飾冠冕的理由,老闆只是淡淡的用台語說道:「我看牠生成這樣『今摳憐』,就把牠養下來了」「不過是多一隻在吃啦,不會太麻煩」。雖然老闆飼養的這些狗狗獲得的物質條件,完全無法與那些視狗如命、將自己寵物當成兒孫般溺愛,衣食不虞到開始吃減肥餐、週末還可以洗SPA 的狗相比,但生命的莊嚴與韌性,在這卻彰顯得光熱無比。

[黑眼圈]看來大致健康,外表觀之有輕微的皮膚病,另外就是瘦了點,老闆說這因為進食時,牠都搶不過其他狗仔所致。而我特別注意牠瘸掉的前腳並無外傷,這是極好的現象,表示牠的腳雖然變形的很嚴重,但幸而腳蹄能夠接觸到地面,而非像有些瘸腿狗因腳部所瘸的角度關係,造成腳部肌肉或皮膚直接摩擦接觸地面,所以一走路,經過摩擦後就會產生傷口,這與地面的接觸部位,就會一直在:「破皮→發炎→癒合→破皮→發炎....之惡性循環裡打轉」。而情況更糟時甚至會因為狗狗抵抗力太差,致使傷口潰爛到需要截肢,甚至因為病發敗血症而亡!還好[黑眼圈]幸運多了!

不一會,經不起我的逗弄,[黑眼圈]就回復小狗該有的好奇天真本性,跟我玩了起來,牠還能靠後腳挺起身軀站立起來叼咬舔弄我的手,[黑眼圈]真稱得上是隻殘而不廢的樂觀傢伙。

我從進工廠起就手不離快門的狂照,拍攝[黑眼圈]的過程中,我發現了生命牠身上,明顯卻不留痕跡的烙下了頑強與韌度的痕跡,[黑眼圈]似乎也頗樂天知命,似懂非懂的自在承受著老天對牠開的玩笑?

當然啦,這完全出於我個人的主觀解讀。至於[黑眼圈]自己是如何意識到牠的處境?並以何種心情去承受?也許只有牠知道?抑或許連牠自己也不知?就如同莊子和惠施濠梁辯「魚樂」,千百年來人們還是不解魚樂否?

臨走前我們留下狗罐頭及狗的鈣粉給老闆,並約定下回定帶治療皮膚病的藥來給狗狗。

拜別老闆步出工廠時心情特好,感覺眼前的景致都亮了起來!